广东援赤道几内亚医疗队回到珠海!医生黄荣柏:为总统亲哥哥做手术

时间:2019-08-13 来源:www.especializacaodontologiauerj.com

  static.1sapp.comlwimg20190724add2296f2cf581457e5dbc24b1978ba1.gif

  static.1sapp.comlwimg20190724898f4f234fb39f3f35dc47b6d3d2599e.jpeg

  对于赤道几内亚共和国民众来说,地球另一端的的中国广东是“白衣天使的家乡”。今年7月22日,黄荣柏和广东第29批援赤道几内亚医疗队的同行队员飞跨大半哥地球,回到阔别560多个日夜的家乡珠海。

  static.1sapp.comlwimg20190724844c9859614e2a10102a03cb7878bfb6.jpeg

  赤道几内亚平均海拔超过2000米,黄荣柏在此晒过最烈的太阳,与一年多前出发时相比,踏上归程的他多了三样东西:更黝黑健康的肤色、代表该国最高荣誉的“国家独立勋章”,还有一颗眷恋黑土地的心。

  “可能,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曾经与艾滋病擦肩而过,也曾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总统先生的亲哥哥动手术。”归国后的黄荣柏,第一时间享受了鲜花和掌声,但他却说,依然怀念着曾经在手术台上“并肩战斗”的非洲同行们。

  static.1sapp.comlwimg20190724b87cd7cf741e79f9d6126b187707d982.jpeg

  static.1sapp.comlwimg20190724d5d3e301d5eaa4594a5cb040490fe0f7.png

  时间拨回至2018年1月5日。在珠海遵义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任职的黄荣柏从广州起飞,作为广东省第29批援非医疗队的一员,他将在赤道几内亚执行为期一年半的援外医疗任务。

  虽然行前做足的心理准备,但从踏上黑土地的那一刻开始,黄荣柏才真正意识到即将来临的日子,会有多么的艰难。

  尽管,落地后的他被安排到赤道几内亚的第二大城市巴塔,就职于巴塔大学医院。

  虽说已经是巴塔最顶级的医院,“但医院的医疗设备称得上’不堪入目’,全院仅有老式的黑白B超机一台,X光机放射影像模糊不清,相当于国内20世纪80年代水准。”黄荣柏说,“国内医院常见的血常规检查,巴塔大学医院都不能普遍开展,其它的生化检查更是无法谈起,尤其是外科手术中至关重要的麻醉设备和麻醉药品的匮乏,更让做起手术来颇感掣肘……”

  让黄荣柏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设法解决医疗设备落后这一问题知之际,挑战就敲上门了。

  落地仅一个月后的2018年2月,一位极为“特殊”的病患找到了黄荣柏,希望他亲自主刀手术。

  那是一位96岁的男性患者,双侧腹股沟复发性斜疝,合并有心肺疾病。

  在接诊前,老人先后接受本国医生,以及古巴、西班牙、德国的专家治疗,进行过四次氙气手术,但均在术后短期内复发。半年前,家属曾计划赴美国求诊,但因老人年龄原因被对方拒绝。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数据,赤道几内亚国内,成年人平均寿命是45岁左右,“这位找上门来的老人已96岁,是赤道几内亚当之无愧的寿星,在全国的知名度非常高。”黄荣柏说。

  医院里一位年轻的古巴籍骨干医生曾得到黄荣柏的传授,利用中医推拿的手法,替病人完成了无麻醉右手臂骨骼复位手术,对黄荣柏的精湛的东方医术和人品非常推崇。

  得知黄荣柏欲为96岁老人动手术,这位年轻的同仁私底下劝黄荣柏,老人年纪太大了,又连续经历4次手术,继续手术的风险太大,这样做不值得,希望他放弃手术方案,保住自己的名声。

  但黄荣柏却这样回答:“医生不能因为爱惜名声、害怕失败而拒绝病人的请求。既然我已经找到了病情复发的根源,就要尽全力为病人解决病痛。”

  10天之后,黄荣柏就拿出了安全可行的手术方案,并提交全院会诊,确定了最终的手术时间。

  由于赤道几内亚没有建立全国性的手术供血库,医院临时安排了数十名与老人血型匹配的志愿者,随时准备给老人进行输血。

  出乎所有人预料,老人的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当天11时手术开始,黄荣柏仅用2小时就完成了手术。因黄荣柏手法的精湛,患者术后疮口极小,出血仅50毫升,助理护士用一块纱布就清理完创口的血迹。

  通过手术,老人病情复发的根源被移除,而且因为手术中失血少,对老人后期身体的康复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手术完成后的第二天,中国驻赤道几内亚大使馆和赤道几内亚卫生部的官员专程来到医院慰问黄荣柏,这时他才得知一个惊人的秘密:96岁老人的来历非同小可,他是赤道几内亚现任总统特奥多罗?奥比昂的亲哥哥。

  static.1sapp.comlwimg20190724640eb71abf3ebaa4c7882e35cc353322.png

  这一引起赤道几内亚全国关注的手术,成为了中国医生在巴塔大学医院的经典示范性手术。

  随时准备手术,是援非医生的日常,但往往风险与手术同在。

  “生活环境差、医疗环境差,疟疾、伤寒、寄生虫在当地都是常见病。” 黄荣柏说,“当地成年人的平均寿命只有45岁左右,手术病人里感染爱艾滋病的比例高达70%到80%,说实话我到现在还有些后怕。”

  后怕的原因在于,黄荣柏正是一名外科大夫,要直接站上手术台,也意味着他要与艾滋病正面交锋。

  黄荣柏意料到风险,但却没想来的这么惊险。

  “不怕患者伤口流血,就怕自己有伤口。”他说,虽然已经万分小心,但还是在两次手术中受伤了。

  “第一次,是帮助一位骨科病人复位。”他说。原本,骨科并非黄荣柏所长。

  “可是,那个患者经过来自很多个国家的多位医生诊治,都没有效果。”于是,院长找到来黄荣柏,问他:你行不行?

  其实,这既是赤道几内亚居民和院长长期以来对中国医生的信任,也是患者不得已之下的最后求助。

  “中国来的医生,哪能说不行?”黄荣柏没有推脱,便站上来手术台,然而病人却因难忍剧痛,在术中将黄荣柏的手臂打肿。所幸只是淤肿,没有伤口,但在一个月后才恢复。

  static.1sapp.comlwimg20190724126dc211244f7755225ed5b843f58c03.jpeg

  然而,风险却没有解除。

  2018年5月,一位从外院转诊至黄荣柏所在医院的患者,在处理伤口时将他抓伤。这次,黄荣柏的伤口流血了。也就是说,如果该名病人患有艾滋病,他很大可能会被传染。

  “由于并非本院病人,没有他的病例,我们也不知道他是否是艾滋病患者。”惊魂未定的黄荣柏赶紧自掏腰包为该病人做检查,“结果出来后,发现没有,那颗咚咚咚跳的心才安定下来。”

  数次与死神的正面对垒,让岁至中年的黄荣柏更加坚强。

  “环境上的困难可以凭借坚强的意志去克服,然而战胜对艾滋病的恐惧并不那么容易。”他说,“刚受伤的时候,心理压力很大。又不敢告诉别人,同事、家人都不知道,怕他们担心。”

  “现在回想,我挺幸运的。”黄荣柏说。

  static.1sapp.comlwimg2019072448925b8ced2b3c8c3e7f9c1af0a07023.png

  在援非的一年半时间里,黄荣柏主持巴塔地区大学医院肝癌、胰腺炎、胆石症等外科疑难病例讨论分析31例次;主刀参加复发疝修补、胰腺脓肿清除等高难度手术41例次;会诊确定胰腺炎、胃肠道穿孔等外科病例的诊疗方案225例次;制订审核肝脓肿清除、胆囊切除等手术方案427例次;主持抢救外科危重病人22例次。

  static.1sapp.comlwimg201907245d8b412cb81cf819d4874e7fe5d7cbfa.jpeg

  同时,为培养赤道几内亚的医疗力量。黄荣柏主导外科教学查房36次;主持外科业务学习18次;为该院起草并制定外科诊疗技术管理规范,专职带教该院外科博士骨干医师1人,专职培训该国籍的西班牙康普顿斯大学外科博士研究生1名,为赤道几内亚留下一支永不撤退的医疗队。

  因为精湛的医术和卓越的工作成效,黄荣柏获得赤道几内亚国内患者、外科医务人员、医院领导、卫生部领导及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赞誉。

  援非的日子里,他分别荣获巴塔大学医院突出贡献荣誉证书、赤道几内亚总理府荣誉证书、总统府荣誉证书,以及该国最高国家荣誉“国家独立勋章”。

  “在巴塔大学医院,我们看到了援外医疗给当地群众带来了解除病痛的希望,当地人总是竖起大拇指称赞道:“China!Muy bien!(意为中国人好样的)”,这就是援非医疗队的意义。”

  【采写】王韶江?林郁鸿

  【作者】 林郁鸿;王韶江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达到当天最大量